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三级宝箱 >正文

鱼塘遇鬼鬼故事

时间2018-02-25 来源:舔胸学妹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  还记得小时候,总是喜欢去钓鱼。带一根竹竿挖一些蚯蚓,抓一把大米,提个小桶就可以出发了,每天最少也能钓几斤鱼。

  而现在的环境污染的越来越厉害了,河边都是垃圾,还有到处乱扔的农药瓶,再加上划着小船电鱼的,河里的鱼根本就无法生存。

  一条条小河都变成了死河,拿着再好的鱼竿,配着再好的鱼食,也钓不到鱼了。

  我是个挺喜欢钓鱼的人,每天闲的时候就会骑摩托车到处转转,看能不能找到稍微好一点的钓点。可惜的是,太难找了,所以也一直没好好的钓过鱼。

  不过今天的我有点兴奋,因为我的朋友找我去偷鱼。(以前的同学,叫张文星,我们都叫他毛星)

  毛星告诉我,他们村旁边就是一个鱼塘,就在他家东边,很近,鱼塘不大,但是鱼很多。晚上十点以后就可以去钓了。

  我兴奋的不得了,准备好了渔具,就等着夜幕降临.....

  晚上八点钟,我就到了毛星家。毛星站在窗户边指着外边的鱼塘说:“就是那个地方,边上刚好有片小树林,杂草也很深,我们就在那里钓就行.”

  在月光的照耀下,水面还能看到癜痫能治好吗一点点的涟漪,估计是鱼塘里的大鱼在水面换气呢。

  我们一直等到了十点钟,才拿着渔具准备开始。

  毛星把照明的灯都拿了出来,说不能带着。鱼塘就在村边,有灯亮会被别人发现的,只要有夜光浮就行。带个小手电筒就可以了。

  我一想也对,反正就在旁边,简单的拿了些东西,我们就往河边走。

  出了毛星家的门,直接往东边走就可以了,很近。

  在月光的照射下,水泥路面白白的一片,看着有点渗人。

  我对路况不太熟悉,杂草都有半人高,所以毛星在前面带路。

  毛星肯定不是第一次过来了,轻车熟路,而且这杂草丛中已经被踩出一条小路了。

  我们这里没有毒蛇猛兽,所以也并不担心。一直走到了小树林里,撒了饵料,就开始钓鱼,虽然没开灯,但是有月光,再加上眼睛适应了黑暗,能见度还是不错的,尤其是水面的夜光浮,异常的清晰。

  鱼塘里的鲤鱼吃口非常猛,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都钓了5条鲤鱼,每一条都两斤以上。

  我们兴奋的不得了,紧紧地盯着水面的浮标,期待着癫痫儿童发作时间下一条大家伙。

  晚上十一点多,月亮慢慢的被云层遮住,失去了月光,我们也慢慢的被黑暗围了起来。

  只有鱼塘里偶尔有鱼翻起的浪花声,一丝风也没有,四周寂静的可怕,河里的夜光浮显得异常的刺眼。

  那一刻,我突然觉得有点发毛,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  我说:“毛星,不行就不钓了吧?看不清楚了!”

  “才几点啊,再钓一会,这才几条啊”毛星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手电筒。

  手电筒的光无意间刚好打在了我的脸上,吓我一跳。

  毛星笑了笑,说:“12点多了,没事,放心大胆的钓,别人都睡觉了!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开着手电筒更让我不舒服,因为除了手电筒光线照射的位置,其他的地方都是伸手不见五指。

  就在这时候,鱼塘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的水声,声音非常的清晰。应该是鱼在游动。

  毛星小声的告诉我,这肯定是鱼塘里的大草鱼,夜里游到岸边准备吃草的。听水声,这鱼还不小,把这条鱼抄上来,我们就可以回去了。

  那水声离我们越来继发性癫痫治疗越近,我们也越来越兴奋,我也没有了刚才的不自在,心里只想着抓住这条大鱼。

  我们甚至隐隐约约的看到了,有一个东西缓缓地像我们游过来,速度不太快,不过真不小。

  好在我的抄网够大,毛星悄悄的把抄网伸了出去。

  水里游着的大鱼越来越近,就要游到抄网口了。突然停了下来。毛星不再犹豫,猛地抄了下去。“逮到了,好重!”毛星大喊。

  肯定是抄到了。我连忙打开手电筒,照向抄网兜,草。竟然是空的。

  “咦,怎么回事啊?我明明逮到了啊”毛星有点懵逼。

  “你就吹的吧!”我以为他逗我呢。

  “我真的抄到了,挺重的,挺大的,刚准备拽回来,就没有了,抄网是不是坏了?”毛星说。

  “别逗,刚买的抄网!”我已经确定毛星在逗我了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就起了一阵风吹了过来。这风真的特别的冷,好像可以直接穿透衣服一样,就好像冬天你在被窝里,突然就站在了外边的东北风中。瞬间寒意袭遍全身。

  这风来无影去无踪,就吹这一下,就停了下来。

外伤性癫痫

  我和毛星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听到水里又传来了一阵水声。

  赫然就是刚才大鱼跑掉的地方。

  我下意识的用手电筒照了一下,顿时吓得两腿发软。

  鱼塘里游得哪里是大鱼啊。分明是一只大王八,可怕的不是大王八,而是大王八的背上竟然坐着一个小人。

  我用手电筒照射过去的时候,小人的眼睛还反射着绿光。

  然后慢慢的沉了下去。

  我和毛星站在那愣了有十几秒,两人谁也没有说话,默契的往家跑,鱼竿都不要了,好在一直跑到了毛星家也没有发生别的事情。

  我们也没有惊动毛星的父母,就在毛星房间坐了一夜,抽了一夜的烟。

  第二天,一大早,毛星的父亲问我们钓了多少。放哪了,怎么没看到。

  我们讲了昨晚的事情。他说没事,不要怕,晚上不要在过去就行了。

  然后还和我们一起去拿回了渔具,还有钓到的鱼。

  不过还好的是,我和毛星只是受了惊吓,其他的什么问题都没有,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...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